NII

头像来自@Mchi 太太

我给过去立了一座墓碑
却唤它作永远

【米英】恋心未满



*情人节快乐!


亚瑟·柯克兰不知道怎样做手制巧克力,就像他不知道怎样对待这段令人倍感无所适从的恋情。

说起来也极富戏剧性。第一次在学生会见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亚瑟惊讶得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怒。虽然这家伙在园艺部帮了不少体力活是真事,但上周被他在花园里踩坏的花圃也是货真价实。而现在,仍怀着一丝对自己精心培育的花卉的怜惜和对当事人漫不经心的态度的愠怒,他看到那位汇集自己诸多复杂心情的人正笑嘻嘻地坐在篮球部长的位置上,对亚瑟仍然因为花园里那件事而耿耿于怀浑然不知。

“...所以呢?”亚瑟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商量减少篮球部落财政支出一事?”

“没错,”阿尔弗雷德脸上仍然是一副轻快的笑容,“请你去和我一起去查看一下篮球架的损坏情况吧,亚瑟。”

对身为学生会长的前辈直呼其名..亚瑟应该对他行为的不妥教训一番,毕竟在园艺部的工作并没有让两人相熟到可以随意呼唤对方的名字的程度。但他还是强压下不自觉的想要说教对方的冲动,平淡地回了一句,“好,请叫我柯克兰会长,琼斯同学。”

“不要。”阿尔弗雷德眨了眨充满笑意的蓝眼睛,毫无悔改之意,反而得寸进尺地拒绝了,“我不想和别人一样,我喜欢特殊点,亚瑟。”说完他露出了有些暧昧的笑容,让亚瑟有些愣神,脸颊不自觉地发热,对方却若无其事地踏出了门外。

难以置信。他当上学生会长这会,还从没有一个人这么肆无忌惮地冒犯他!而这位作俑者还在操场的对面无所谓地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同时向他大力地招手。回想起之前的事情,亚瑟有些莫名的恼火,脑海里却不禁浮现出之前在学生会室里那个莫名其妙的笑容,伴随着一些异样的心情,令人有些难堪。他使劲地闭上眼睛,想要甩掉这无法理解的感情,却于事无补。

阿尔弗雷德却丝毫没有体谅到亚瑟的心情一般,有意闯入亚瑟的视野之中。像是带着水汽的热带飓风,横冲直撞地席卷了原本的平静与淡薄,野蛮地把所过之处沾染上海洋的气息。

但亚瑟是极为迟钝的。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要无缘无故地经常闯祸,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要与自己搭话,总要对他露出令人那样莫名其妙地心生悸动的笑容。

对于如此这般的心情,无有前鉴而难以知晓。





“你该如何补偿园艺部的损失?”亚瑟终于在一次下午茶的时间问出这个问题。尽管阿尔弗雷德与他算得上是熟络,他也依然记得当初的冒犯。

“你可以自己去花园里找到答案。”阿尔弗雷德笑起来眸子里的光就像流动的暖洋。本该习以为常,却总是毫无防备地被他眼中海色的洋流侵袭的。欲盖弥彰而故作淡漠地撇了一眼阿尔弗雷德,亚瑟转身往花园里去了。

被糟蹋的那片园林还是原来毫无生气的样子,只不过在空旷的泥土上悄悄放着一株新来的玫瑰盆栽。在被粗糙打理过的枝叶上悬着一张长方形纸片。

“给亚瑟。你和这花儿同样可爱。”

可爱?亚瑟不知道是过于惊讶还是因为猝不及防而涨红了脸。他不知道还有人会用这样的词语来描绘他!连只有他一人的花园也被夕阳沐浴成为玫瑰的色彩。

“亚瑟,”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上去比平时严肃一些,但还是带着那样熟悉的轻快,“你应该很清楚给对方赠送热烈的玫瑰花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位优秀的园丁。”

亚瑟明白自己一切的负隅顽抗竟在一株含苞的玫瑰,以及一张双面卡片的攻势中化为乌有。

“给英雄的恋人。”





“踩坏花圃,弄坏篮球架,”亚瑟忍不住提起恋人之前的荒唐事,“你还真是个破坏王!”

“哈哈。”阿尔弗雷德并不否认,“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而已,再过分的事情我也会做哦。”

“就算是为了...我,也没必要做这些事吧?”亚瑟想要和他争辩一番,但底气不足,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当然有必要啰!”阿尔弗雷德带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真正想要破坏的是明明是亚瑟的防线,然后入驻亚瑟心中的No.1嘛!”

独具阿尔弗雷德式风格的告白话语一如既往是亚瑟无法招架的类型,但他选择用一句毫无攻击力的“笨蛋”来回应对方,而放弃了徒劳的不暇掩饰。

回忆至此,亚瑟仍旧无法得出自己会接受一个不知道对其抱有怎样心情的人的求爱的理由,但他在潜意识中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或者说,如果是对方是阿尔弗雷德的话,恋爱这件事听上去就没有这样令人费解或是不明所以。虽然在这之前他并不打算过早接触感情这东西,它就比学校年度账目表还要令人头疼和错综复杂。他也不知道怎样做一个合格的男友,介于缺乏与男性交往的经历,当然与女性的也没有。

他一直烦恼着赠礼这件事,随着那个属于情侣的特殊日子的一天天接近,直到他路过一家手工巧克力制作的店铺。为了向买家保证厨房的洁净卫生以及吸引更多的客人,甜点师们正在店里的被透明玻璃包裹的厨房里忙活,制作台上摆放着许多糊状可可粉混合物的不锈钢容器。

家政课成绩并不算优秀的亚瑟停下了脚步。他被巧克力的制作现场夺去了目光,同时脑中浮现出昨天查阅的“如何取悦你的男友TOP10”中的小妙招。突然有了不知从何而起的奇怪念头。

亚瑟决定还是亲自尝试一番。关于情人节的赠礼,虽然不晓对方收到之时会是怎样的表情,怎样的心意,但却无比期待着,希望自己的礼物能够带来幸福。因为自己那位有着蓝眼睛的爱人总是在给予着这样温暖的情绪。
或许这就是恋爱的心情吧。

阿尔弗雷德受到亚瑟的邀请来到料理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副这样的光景。

散落在料理台的巧克力模具看上去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只有亚瑟面前的容具因为经历过用力的搅拌而显得凌乱不堪。尚未凝固的可可粉混合物甚至夸张地飞溅出容具的边缘。

“怎么了,巧克力制作遇到困难了吗?”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笑出了声。自己那位恋人系着合适他的淡绿色围裙的模样实在是可爱的不行,即使是背影也足以让人心生爱怜。“我想你大概需要英雄的帮...”

眼前的人飞快地转过身来,迅速地侵袭上未有预料的恋人。

巧克力的香甜以及些许苦涩的滋味迅速在口齿中漫开。阿尔弗雷德惊奇地感受着目前经历的一切:柔软的唇瓣,颤抖着的金色的柔软睫毛,以及柔软的身体触感,和小心翼翼的轻柔鼻息。

直到回过神来,不自觉想要回应为止,亚瑟快速分开了两人的距离。

“哇哦,”阿尔弗雷德花了些时间定住神,眨了眨眼,“这可真是令人惊喜的热情,甜心。不过你打算就这样逃掉给我的本命巧克力吗?”

“我想比起我那不算美味的手制巧克力,你可能更喜欢这个。”这位绿眼睛的不坦率先生难得一次承认了自己并不精湛的厨艺。

“嗯哼。”阿尔弗雷德轻哼一声,表示有些赞同。“但这还远远不够呢。”

说着他又一次搂紧了怀中可人儿的腰,迅速覆上他比巧克力更加甜蜜的双唇。



END

赶个情人节的末班车..亚瑟虽然是个十足的恋爱新手,但其实非常认真地投入其中了不是吗XDDD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