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I

头像来自@Mchi 太太

我给过去立了一座墓碑
却唤它作永远

【米英】国王的小小执念

扑克设定的一个小小的脑洞 非常短!!大概是自己某篇文的一部分吧´_>`

算是比较日常的发糖~






“国王陛下,看到您平安无事地归来,我感到十分高兴。”
“嗯,我不在的这些天辛苦你了,王后。”
由黑桃王后带领的迎接国王的队伍在离王宫不远的地方遇上了国王的马匹。于是王后上前代替众人问候了远征归来的国王。
国王需要快马加鞭地赶回王宫,而王后则坐在马车里缓慢地返回,因此两人失去了交谈的机会。而王宫里迎接他的则是数月来落下的需要国王亲自来处理的国政。
一直忙到夜晚,黑桃国王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推开门看到的是房间里望着大门发呆的王后。
似乎被突然打开的大门吓到,王后露出了有些惊愕的表情,愣了一会才缓缓开口到,“国王陛...”还没说完就被扑上来的人打断。“亚蒂,我回来了!!!XDDDD”话音未落,黑桃王后就受到了令人连退几步的冲撞以及强有力的手臂的环绕。“我知道啦!之前不是已经问候过了吗?等等、你干什么、唔...”
深拥比贸然的吻更令人窒息。亚瑟被越收越紧的手臂整个圈在怀里,国王的气息逐渐包围了四周,国王的体温也通过肢体接触一波波地传来。这让他感到有些晕眩,失去了推开他的力气,只得就这样被他静静地拥着,耳边是他轻柔的喘息。
久别重逢,情不自禁。虽然几个月算不上久,但对于一个日夜思念着心爱的王后的国王来说,就算是几天也像几个世纪那么长。逐渐承受不住这炽热感情的表达的亚瑟终于抬起手臂推却国王的胸膛,“阿尔弗雷德!太紧了、快放开我!”
抗议无效。比起阿尔弗雷德来说身材娇小的亚瑟一直都是被欺负的一方。不过他还是稍稍放松了手臂,虽然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亚瑟总算有了能够腾出手环住国王腰际的空间。当然他是不会这样做的。天知道他是否犹豫再三。但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未察觉到亚瑟有举起的欲望又轻轻放下的双手的动作,他实在不想放开怀里的人。从亚瑟的颈窝处缓缓抬起头来,贴在他的耳边轻语。“亚蒂,你想我吗?(Do you miss me?)”阿尔弗雷德能感觉到怀里的人因为耳廓的敏感而轻颤,这让他感到十分满意。但很快听到对方没好气的回答。“我可是非常想你,巴不得你快点回来亲自处理那些该死的国政。”由于国王的外出,本一直清闲的王后变得忙碌起来。
阿尔弗雷德轻轻地笑了起来,他终于放开了亚瑟,只是温柔地看着他。“现在你终于体会到身为王的辛苦了吧。”突然间他抓住了亚瑟的手,“我现在好累,亚蒂。是不是该慰劳一下我?这可是你身为王后的职责。”“什...喂!”疑问还未出口,亚瑟突然又被一阵大得出奇的力度向前拉扯着。他真是搞不懂阿尔弗雷德这个人。做事毛毛躁躁,常常急不可待,像推门而入的拥抱,和此时此刻的紧攥着他的右手的疾走。有时候又温柔细腻,和他的对话简直像情人间的低语。
阿尔弗雷德拖着亚瑟走到了窗台,他用力地推开了窗台的门。夜晚的风扑面而来,给因为封闭而显得有些沉闷的室内带来一丝清凉。繁星铺天盖地地闯入视野中,亚瑟从未注意到,闪烁的夜空会有如此魅力,让他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今晚的夜色真美。”阿尔弗雷德摩挲着亚瑟有些冰凉的手掌,“就像你一样。”“什么啊,把我说得像女人一样。”虽然嘴上这么说,亚瑟不得不承认的是,星空的笼罩,夜风的吹拂,还有身边的呢喃着缠绵情话的人,这一切的一切,的确让他有些沉醉了。但阿尔弗雷德除了仍然牵着他的手以外就没有了其他动作,两人沉默着依偎着欣赏着大自然的美丽。无声胜有声。亚瑟想,他究竟是怎样随随便便就能说出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来呢?虽然勉强能维持冷静,但阿尔弗雷德掌心的温度已经逐渐传递到了自己身上,不知不觉间连脸颊都有些发烫。还好,他并未注意到,自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这、这样的景色的确挺不错的啊...别搞错了、我才不是为了你才...”想要打破这样的令人窒息的气氛的亚瑟难得主动发起了对话。话音未落,亚瑟感到右肩上多了一些重量。阿尔弗雷德把头轻轻靠在了亚瑟的肩膀上。正当亚瑟紧张地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整个人向那边倒了过去。
突发的情况让亚瑟差点向后摔倒。他身上承受着阿尔弗雷德全身的重量,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的同时拼命地想扶起整个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喂、你干什么??快起来!”慌乱之余,亚瑟居然发现,阿尔弗雷德好像睡着了。
睫毛微颤着,在阖着的眼睑上投下月光的影子。也是,回到宫里时本就风尘仆仆,又很快忙于处理成堆的国政,才会疲惫到这种地步吧。他的确...很辛苦啊。亚瑟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自认倒霉把阿尔弗雷德架回了床上。“真是的,这家伙怎么这么重啊...”夜又寂静下来。亚瑟静静注视着眼前人的睡颜。熟睡的国王终于安静下来,不再聒噪。精致又稚气的面容让人难以相信平日里统治者的姿态。
亚瑟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心悸,脸颊又开始有些发烫。他小心翼翼地呼唤着他。“...阿尔弗雷德?”
换来的只是一阵轻微的呼吸声。
确认他真的已经陷入沉睡后,亚瑟终于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他俯下身,犹豫了很久,才轻轻地在阿尔弗雷德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欢迎回来,我的王。”
(小剧场 事后
阿尔弗雷德郁闷地自言自语:“我明明都照着红心国王后的话说了,为什么亚瑟还是不懂?”
亚瑟:“???”)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