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I

头像来自@Mchi 太太

我给过去立了一座墓碑
却唤它作永远

【米英】一己之私

( 《国王的小小执念》的日后完善。大概加了一些觉得有必要写进去之前又没写的东西)

*kq

“劳驾国王陛下亲自远征,保佑我黑桃国外交顺畅无阻取得成功。”

“承蒙赞誉,为黑桃国贡献力量乃我之荣幸。该是替我打理皇宫的你受此爱戴,我的王后。”

距离王宫数里外,黑桃国域边境宫内众臣随王后迎接问候归来的国王一行。

数月前,国王外出访问红心国。那时候王后也是在同样的地方给他送行。虽然谈不上感情深厚,但看着朝夕相处的背影渐行渐远内心不免有些复杂。站在逆光处,他的背影被太阳镀上一层金边,那时王后才突然注意到他的国王双肩是如此宽阔厚实。

他早已成长为颇受国民依赖与爱戴的君王。

传统仪式过后的回程路上,王与后终没有同路而归。骑士王耀在宫门外恭候已久,宫殿上下等待着国王的归来而重新开始运作。

“国王陛下,请允许我向您汇报几个月以来的国家情况。请随我来到书房...”

书房中是堆积如山的待批国务,阿尔弗雷德差点晕了过去。他明白有些事情需要自己亲自处理也是无可奈何,但还是带着求救的眼神看向了王耀。

而王耀脸上只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仿佛考验着他身为一国之君的成长。

夜幕悄悄降临。廊庭两旁的水晶灯逐一点亮,暖黄色的灯光笼罩着寝房门外空无一人的静寂。国王尚未就寝。他仍在书房里忙碌。斗转星移,直到深夜,他才真正从文书中脱身。

他踱着与此刻精神状态不符的轻盈步子回到寝宫,料想着王后早已入睡,他轻推开宫门。

对上的却是望向进门处的空洞无物的翠绿色眼眸。是在等待着他吗?

盯着宫门出神的王后被国王的贸然闯入吓了一跳而露出有些惊愕的神情。但他很快平静下来,一言不发地起身预备就寝,却被刚进门的国王拦下了脚步。

“亚蒂,我回来了。”

他的笑容里明显带着几分倦意,却仍然一如既往的闪闪发亮。

“我回到你身边了。”

原本神情有些黯淡的王后终于抬头看向国王的脸庞。昏暗的室内灯光更衬出蓝眼睛里的光芒。抿着的嘴角还是柔和下来。

“我知道。不是早就问候过了吗。”

“可是那也太过官方了,我想要一个私人一点的。”说起这句话时,亚瑟甚至怀疑国王是否撅起嘴来,一副幼稚鬼撒娇的模样。不幸的是,他无从得知该如何拒绝幼稚鬼的要求。

“真拿你没有办法。So, 你想要如何...?等等你干什么..唔..”

话音未落,黑桃王后就受到了令人连退几步的冲撞以及强有力的手臂的环绕。

深拥比贸然的吻更令人窒息。亚瑟被越收越紧的手臂整个圈在怀里,混杂着熟悉的温度以及仿佛清新的海风拂面而来的气息充斥了鼻尖。这让他感到有些晕眩而失去了推开国王的力气,只得就这样被他静静地拥着,耳边是他轻柔的喘息。

久别重逢,情不自禁。虽然几个月算不上十分久,但对于一个与心爱王后被迫分别的国王来说,这是足够令人思念到疯狂的漫长日子。

被紧的过分的手臂勒得有些疼痛了,亚瑟试图挣扎起来。然而抗议无效,比起阿尔弗雷德来说身材娇小的亚瑟一直都是被欺负的一方。不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的国王还是稍稍放松了手臂,虽然仍然是拥抱的姿势,亚瑟总算有了能够腾出手环住国王腰际的空间。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的,而是用不被察觉到的力度犹豫着用指尖摩挲着对方腰部的厚实布料。

阿尔弗雷德俯在亚瑟的脖颈处深深地呼吸,浓郁的红茶气息更令他无法放开怀里的人。良久,他缓缓抬起头来,轻蹭过王后的脸颊,转而贴在他的耳边轻语。“想我吗,Darling?”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人因为耳廓的敏感而轻颤,这让他感到十分满意。

但很快听到对方没好气的回答。“当然,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能替你坐在那个位子上。”由于国王的外出,本一直清闲的王后变得忙碌起来。

阿尔弗雷德轻轻地笑了起来,他终于放开了亚瑟,只是盯着他看。对方脸上淡淡的红晕使他笑意更深。

“这次的外出,如何?”亚瑟像是想要掩饰一般偏过头去。自从阿尔弗雷德回国,他还从未谈起此次外交经历。

“如你所说,非常顺利。多亏帕拉斯·阿西纳*女神的保佑。”

“你也会向女神祈祷?你的无神论哪去了。”

“哈哈,不过是仪式而已。军事方面的合同也签下来了。菊还答应我下次来黑桃国访问哦。”

已经亲密到可以称呼名字的地步了吗。亚瑟皱了皱眉。“你该谨慎一些。红心国虽然算不上大国,但好歹红心国王也是个相当有魄力的存在。他们的骑士虽然很好相处,但笑脸之下的他到底在思索什么也难以琢磨...”

字里行间透露的担忧又戒备的模样把阿尔弗雷德逗笑了。他伸手抚平亚瑟拧成一团的眉间,“我明白的。好歹我也是一国之君啊。红心国的心思,我多少还是有底的。”

“...”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什么原因,黑桃王后没有再多言。他静静地感受着阿尔弗雷德落在他额头上的温度,脸颊的温度又上升了一些。

“不过我倒是觉得,比起他们,让我更难以捉摸的是你,亚蒂。”

“你比他们还要难懂多了。”

“什...”亚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话语。他移开了对话时偶尔会注视着对方的眼神。“说是外交访问,其实你只是撂下国事不理在红心国好吃好喝瞎混了几个月吧。”他本想岔开话题,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别这么说嘛,我可是带了礼物给你的。”

“欸...?”亚瑟稍稍瞪大了眼睛。什么礼物?他根本没有提过这件事!阿尔弗雷德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笑容,他猛地抓起亚瑟的手。

一阵大得出奇的力度向前拉扯着亚瑟。说实在的,他才是不懂阿尔弗雷德这个人。平日在宫里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私底下却是个幼稚鬼,有时会撒娇,做事大手大脚又急于求成。像是此时此刻的紧攥着他的右手头也不回的疾走,难以跟上他大步流星的脚步的亚瑟险些摔倒。然而有时又出奇的温柔细腻。

像是天气转凉时,肩上来自他的那件皇家蓝的大衣。

或是朝政上无意对上目光时,仿佛微风拂过心尖的微笑。

真是令人难以捉摸的人啊。

阿尔弗雷德拖着亚瑟走到了窗台,他用力地推开了窗台的门。夜晚的风扑面而来,给因为封闭而显得有些沉闷的室内带来一丝清凉。繁星铺天盖地地闯入视野中,亚瑟从未注意到,闪烁的夜空会有如此魅力,让他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送你这一夜的星空,够不够?”

阿尔弗雷德笑着问道,抬起被自己握住的冰凉手腕,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你这明显是在偷懒吧。”听不出感情。只有一句听上去是数落的话语。“怎么会。我要看好日子,才会知道今天有这么多星星啊。”

“唔...”窗台大部分只有月光的照明,因此阿尔弗雷德难以看清亚瑟微微颔首的脸上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他仍然没有作出任何的评价。

“不满意的话,我把星星都摘下来送你吧?”

“笨死了...怎么可能做到...”亚瑟终于抬起头,却没有看向对方的勇气。他的脸上难以掩饰的柔情就像银河一般静静地流淌。

“今晚的夜色真美。”阿尔弗雷德不经意间再次握紧身边人的手,“你看那些星星,好像你的眼睛一样亮晶晶的。”

那分明是你的眼睛啊。

亚瑟在心里这样想到。不得不承认的是,星空的笼罩,夜风的吹拂,还有身边呢喃着缠绵情话的人,这一切的一切,的确让他有些沉醉了。但阿尔弗雷德除了仍然牵着他的手以外就没有了其他动作,两人沉默着依偎着欣赏着大自然的美丽。

无声胜有声。沉默之余,亚瑟不禁思考起他与阿尔弗雷德之间的相处。他们刚刚结识了数月,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互相的伴侣。你不情我不愿的情况下,典型的政治婚姻。

可是,阿尔弗雷德对他的态度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他究竟是怎样随随便便就能说出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做出一些令人难堪的事情来呢?

就好像他们是一对真正的情侣。

虽然勉强能维持冷静,但阿尔弗雷德掌心的温度已经逐渐传递到了自己身上,不知不觉间连身体都有些发烫。还好,他并未注意到,自己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这样的温情。

“这、这样的礼物的确也挺不错...别搞错了、我不是为了你才...”想要打破这样的令人窒息的气氛的亚瑟难得主动发起了对话。话音未落,亚瑟感到右肩上多了一些重量。阿尔弗雷德把头轻轻靠在了亚瑟的肩膀上。正当亚瑟紧张地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整个人向这边倒了过来。

突发的情况让亚瑟差点向后摔倒。他身上承受着阿尔弗雷德全身的重量,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的同时拼命地想扶起整个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喂、你干什么??快起来!”慌乱之余,亚瑟居然发现,阿尔弗雷德好像睡着了。

睫毛微颤着,在阖着的眼睑下方投下月光的影子。也是,回到宫里时本就风尘仆仆,又很快忙于处理成山的政事,才会疲惫到这种地步吧。

身为王者,真是辛苦呢。

大概除了佐政,照顾好过分努力的国王也是王后的责任之一吧。

亚瑟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自认倒霉把阿尔弗雷德架回了床上,脱下他的眼镜放在一旁。“真是的,这家伙怎么这么重啊...”

夜又寂静下来。亚瑟静静注视着眼前人的睡颜。熟睡的国王终于安静下来,不再聒噪。虽然头顶上的一撮头发还是精神地翘着,但两鬓的几缕碎发被汗水打湿而服帖在耳畔。没有了镜片遮挡的国王显得格外稚气,让人难以相信平日里统治者的姿态。

亚瑟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心悸,脸颊又开始有些发烫。他小心翼翼地呼唤着他。“...阿尔弗雷德?”

换来的只是一阵轻微的呼吸声。

确认他真的已经陷入沉睡后,亚瑟终于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他俯下身,犹豫了许久,才轻轻地拨开他额前的碎发,温柔而又虔诚地落下一吻。

“欢迎回来,我的王。”


END.

*帕拉斯·阿西纳:黑桃Q牌面的女神。希腊的智慧和战争女神,是四张皇后牌中唯一手持武器的一位皇后(其实只是多亏亚瑟的保佑的委婉说法啦)

看来小王后是不知道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啊XDDD

而且国王其实自己也很紧张 站在先婚后爱的暗恋对象身边 而且怕小王后不吃他这一套啊XDDD所以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

两个人暂时还没有完全了解对方。有一种「别人的心思我都能了如指掌,唯独看不透你」的感觉

国王的小私心就是唯独在表白的时候不想打直球啦 但是从红心王后那里学来的东西好像王后没有听懂啊??

评论(3)

热度(26)